数额不明,去向不知,社会抚养费养了谁

“社会抚养费”这一中国特色收费项目出现于2002年,作为对计划生育罚款的替代。官方对此项费用的解释为:多出生的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,因此超生者应对社会进行经济补偿。该费起征以来全国出现不少征收天价社会抚养费的案例,如2012年浙江一对夫妇曾被要求缴纳社会抚养费130万之多。不缴费孩子就不能上户口,一些人选择与计生委对簿公堂,但最后往往被告知:该数额在规定范围之内。

高额还可以更高

根据国务院规定,地方对社会抚养费的确具有自行制定征收标准的权力。除黑龙江、西藏自治区等少数地区外,各地公布的征收标准都是一个范围区间。超生的城镇居民,一般需缴纳当地人均可支配年收入的几倍,才能为孩子落户。图中展示的金额为根据各地超生一胎的征收范围上限计算而来(河北省金额为征收下限,该省未制定征收上限)。但对许多家庭来说,缴纳金额其实是不设限的:

首先,绝大部分地区规定的征收对象都是双方当事人。也就是说,一对夫妻需要各自缴纳一份社会抚养费,一个家庭要承受的可能是图中金额的双倍。其次,约20个地区的规定中都明确指出如果当事人的收入高于当地平均,则转而按照实际收入计算而非人均(或多出部分以不同标准另行计算)。最后,包括超生两胎以上、非婚生、对计生工作不配合等在内的许多情况,都会导致当事人需缴纳的金额成倍上涨。

抚养费去向不明

有媒体估算过每年全国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达200多亿元。按照《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》规定,这些资金将全部上缴纳入财政预算。但《办法》中同时要求各地政府保障计生工作的经费供应。江西、河南等省份还规定,计生工作的投入增长要高于正常财政收入增长。社会抚养费回流给进行收缴工作的单位不难预见。山东省就明确“社会抚养费应当全部用于计划生育事业”,“省、市地、县(市、区)三级计划生育部门按5:10:85的比例分配使用”。但是,具体到各级单位从社会抚养费中抽取多少用于何处,监督缺失则较为严重。在多地政府公布的信息中,往往只看得到收费立项公示,而后这笔钱再无音讯。

自相矛盾的社会抚养费

“社会抚养费”这个名字一出就引起了争议:超生人口并不只消耗资源,也创造社会财富,更何况他们消耗的那部分社会资源也是自己花钱买。认定“社会”在“抚养”超生胎儿并不合理。另一方面,既然该收费是补偿社会资源,那每个超生人口消耗的资源差别不大,不应该出现当前因为家庭背景产生的征收差异。贵州省甚至要求私人经商者须比其他职业多缴纳2倍收入的费用,令人不解。